<li id="okliz"></li>
<address id="okliz"><font id="okliz"></font></address>
  • <address id="okliz"><samp id="okliz"></samp></address>
    當前位置:首頁  政研參考

    【領導參考】“雙一流”高校應耕好基礎研究“責任田”

    發布時間:2018-04-10  瀏覽次數:65

    【編者按】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強化基礎科學研究”,近日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全面加強基礎科學研究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針對制約基礎科學研究發展的問題,從五個方面提出了20條重點任務,同時明確了我國基礎科學研究三步走的發展目標。這是首次從國家層面專門就加強基礎科學研究進行全面部署。那么,對于即將迎來發展春天的基礎科學研究,有著較強科研實力和優勢的“雙一流”建設高校應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又該如何作為?本文的解讀具有一定借鑒意義。

    1.“雙一流”建設高校在基礎科學研究轉型中面臨機遇

    基礎科學研究是指揭示某一自然或社會規律,獲取新知識、新原理、新方法的研究活動?;A科學研究很重要、也很關鍵,在整個科技創新鏈條中,與應用科研解決從“1到∞”的問題不同,基礎科學研究解決的是從“0到1”的問題,即解決從無到有的問題?;A科學研究是高新技術的“地基”,引發人類經濟和社會翻天覆地變化的新興產業都與基礎科學研究緊密相關。比如,量子論和相對論的產生,促成了半導體技術、微電子技術、信息技術、激光技術以及核能源與核技術等新技術和新產業的發展;遺傳定律和DNA雙螺旋理論的發現,奠定了現代遺傳工程和生物技術的基礎?;A科學研究是科學之本、技術之源,是提升創新能力的“供給側”,是引領我國經濟新常態的“發動機”。

    近年來,隨著科研投入的持續增加、幾代科研人的奮斗和積累,我國基礎科學研究取得長足發展,在全球排名中的位置也在迅速上升,無論是研發支出、產出數量與質量均是如此,但也存在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那就是缺乏能開拓前沿的原創性科研成果。雖然就度量基礎科學研究成效的重要指標SCI論文來講,2017年我國發文量、被引用次數均躍居世界第二,但與排名第一的美國差距明顯,各學科加權影響力指數(FWCI)也低于世界平均值。此外,同期全球創新指數我國也僅排名第22位。這一巨大反差,反映了我國基礎科學研究的薄弱,表現在科學的理論、原創的思想由我國科學家提出的還非常少,能長期穩定深耕基礎理論的人才隊伍還不夠多,大部分學科和領域還處在跟蹤追趕的水平,開創新的學科和新的研究方向的能力還尚未顯現。

    當前,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正在轉型,倒逼我國在全球競爭中從“跟跑”“并跑”向“領跑”躍進,倒逼科技創新從“跟隨模仿創新”向“引領創新”和“原始創新”躍進,這自然也地引發了對原創性研究的海量需求。這意味著我國基礎科學研究將面臨一個轉型期,按照原科技部基礎科學研究司司長葉玉江的說法,已處于從量的積累向質的飛躍、從點的突破向系統能力提升的重要時期。這對有著較強基礎科學研究條件和實力、已納入一流大學建設的42所高校和一流學科建設的95所高校來講,實現在基礎科學研究領域以跟跑為主轉向跟跑和并跑、領跑并存的新階段,應是未來5到10年發展的一個重點。

    2.“雙一流”建設高校是基礎科學研究的中堅力量

    如果說高校是我國基礎科學研究的生力軍,那么,“雙一流”建設高校便是主力軍。依托研究型高校開展基礎科學研究,是發達國家的通行做法,也是成功經驗。它們雖有各自的科技體系和結構,但在基礎科學研究方面卻存在一個通用模式,即研究型高校是基礎科學研究的主要執行者,因為這樣做,還可以很好地解決科學研究與人才培養如何緊密結合的問題,發揮高校既出高水平成果又出高層次人才的雙重效能?!半p一流”建設高校,都是我國的研究型高?;蚴且匝芯繛橹鞯母咝?,按照國際上的通行做法,它們理應是基礎科學研究的中堅力量。之所以這樣,還在于一個國家的科學發展水平直接取決于研究型高校的基礎科學研究水平。以美國為代表的一些發達國家之所以能保持其科技發展的國際領先地位,主要在于其擁有一批一流的研究型高校這一重要“籌碼”。迄今為止影響社會發展進程的重大科技成果,有70%甚至更多都誕生于研究型高校。

    研究型高校之所以能影響社會發展進程,從某種程度上說,正是其基礎科學研究引領著科技進步與經濟發展。這也就是說,基礎科學研究理應作為研究型高校主要領域的,這是其科研不同于企業、科研院所的主要原因。事實上,基礎科學研究也應該是研究型高校之所長。因為與其他科研機構相比,研究型高校在人才、學科、設備、信息等方面具有綜合比較優勢。如我國“雙一流”建設高校,大都擁有一支老中青相結合、包括大批本科生和研究生的科研梯隊,擁有有利于產生新思想、新理論、新方法且又有利于組織跨學科團隊實施基礎科學研究重大課題攻關的多門類學科專業,擁有包括國家重點實驗室在內的、先進的基礎科學研究基地和科研設施等。

    目前,處于我國科學、人才和創新交匯點的“雙一流”建設高校,不僅在基礎科學研究方面具有其他高校和機構所不具備的條件和能力,也有巨大的發展潛力。如其擁有的基礎科學研究隊伍、國家創新團隊、中科院院士以及“國家杰青”“萬人計劃”人數占全國總數都超過半數乃至80%多;依托它們建立的國家重點實驗室就有302個,占總數的60%,覆蓋了我國主要重點基礎學科點;在國家重點基礎科學研究計劃項目和重大科學研究計劃項目中,其作為牽頭單位的項目均占半數以上;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各類基金項目中,它們更是處于絕對的優勢地位。在原科技部公布的“2017年度中國科學十大進展”中,其中有8項就是由北大、清華、中科大等“雙一流”建設高校完成的。

    3.“雙一流”建設高校須破解創新體系“結構性矛盾”

    世界一流大學都擁有居世界領先水平的基礎學科,基礎科學研究實力雄厚也可以說是世界一流大學的普遍特征。雖然,人們對于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的評價標準看法不一,但對其要有國際一流的基礎科學研究能力和水平卻具有基本共識。我國高校陣容雖很龐大,但卻鮮有世界一流大學,這與我國高?;A科學研究薄弱不無關系。

    “雙一流”建設高校作為我國高校中的佼佼者,作為重在原始創新的研究型大學,應該基于科學發展進程中涌現出的原理性、前沿性問題做基礎前沿研究。這不僅是一種任務安排,也是一種責任擔當。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的講話中強調,研究型高校是我國科技發展的主要基礎所在,要重點開展自由探索的基礎研究。國務院下發的“雙一流”建設總體方案以及教育部等三部委印發的實施辦法,都就基礎科學研究從“研究水平”“科學前沿”“原始創新能力”“影響力”等方面提出了任務要求。

    “雙一流”建設高校需要成為我國原始創新能力的重要策源地,提高基礎科學研究整體實力和水平是推進“雙一流”建設的必由之路。但從以往的情況來看,我國研究型高校還面臨一項課題即如何處理基礎科學研究與應用研究的關系。有一種觀點認為,研究高校過多地投入到產品開發或機構咨詢中,既顯得力不從心,又導致方向迷失,結果使學校走上了避長揚短的彎路。按照一位學者的形象說法,高校這樣做是“耕了別人的地,荒了自己的田”,做了大量本該由設計院、產研院和企業研發機構做的工作。在校園里調查還發現,許多研究人員對于需要打持久戰的基礎科學研究,做著做著就放下了,轉而跑去搞“出活快”的應用研究。

    “雙一流”建設高校必須耕好基礎科學研究這塊“責任田”。近年來,雖然我國高校主持的項目每年獲得國家三大獎占全國三分之二以上,發表SCI論文數占全國80%以上,但是標志性創新、顛覆性創新不多,真正具備國際引領性、開創性的原創研究尤其缺乏。比如,有研究者將國內9所頂尖名校近年的基礎科學研究水平與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新加坡、中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的一流大學進行了量化比較,發現雖然在論文產出差距上迅速縮小,但在影響力指標方面差距卻十分明顯,不僅低于參照系基準值,也低于各參照系的最低值。這一現實,表明我國高校的基礎科學研究雖然初步改變了以往社會公眾對其“量大質劣”“論文工廠”的不良印象,但與我國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目標相比,基礎科學研究依然是短板和痛點,是高校整個創新體系中的“結構性矛盾”。為此,“雙一流”建設高校要回歸大學科研的本位,結合學科建設和人才培養工作,加大基礎科學研究領域的力度,保持定力,以早日進入國際基礎科學研究領域的“領跑者”和“舉旗者”行列。

    4.“雙一流”建設高校需用活基礎科學研究政策

    “雙一流”建設高校在推進基礎科學研究時,不能全寄望于研究人員的興趣和毅力,需要學校根據《意見》的精神和要求,用足用活政策。就當前來看,建設高校急需針對以下三個方面的突出問題開展改革實踐。

    第一,針對基礎科學研究長期存在投入不足、缺乏穩定支持且過于依賴財政資金的問題,學校需多方利用社會資源,抓緊建立私人捐贈渠道。如我國基礎科學研究經費占研發總投入的比例很低,多年一直徘徊在5%左右。相比較,OECD經濟發達國家基礎科學研究經費占比則達15%~30%。另據原科技部提供的數據,我國基礎科學研究投入的經費從2011年的411億增加到2017年的920億,增加了一倍多,但政府投入一直占到90%多,企業投入所占的比例很低,來自基金會及個人的捐贈幾乎是空白,這與美國等國家存在巨大反差。2016年,加州理工學院獲得了中國企業家陳天橋及其夫人1億美元的首筆捐贈,以用于該校腦科學的跨學科研究。2017年,華盛頓大學衛生計量與評估研究所收到了比爾·蓋茨2.79億美元的贊助。

    其二,針對研究人員難以真正“沉”下來長期集中精力搞基礎科學研究的問題,學校一是要調整一刀切式的科研績效評價辦法,如改變在基礎科學研究人員評聘、收入分配的過程中過分依賴項目、論文、專利等數量指標的做法,降低短期績效獎勵所占比例,延長考核周期,以引導和鼓勵更多有潛質的科研人員去從事基礎科學研究工作;二是將重點學科評選、科研經費、個人升遷以及學術成果評價與人才稱號脫鉤,同時對但凡有明確科學問題的項目都要考慮對其進行持續、穩定的支持;三是做好后勤保障服務工作。如通過擴大年薪制的適用范圍為基礎科學研究工作者提供基本生活保障,通過增加非競爭性或保障性科研經費支持以減少“跑經費”所帶來的壓力,通過簡化項目管理環節減少科研人員用于課題申請、經費報銷等環節的時間和精力,以讓他們把更多的時間花在研究上。

    其三,針對研究機構和科研人員各自為戰、難以形成合力的問題,學校一是要建立起基于科學發展需要和學術貢獻的、公開透明的資源和榮譽分配制度,同時打破其中的潛規則(如學術的“山頭文化”“近親繁殖”的問題),讓研究團隊中的每一成員都能勞有所得,平心靜氣地投入到共同的目標任務中;二是多方搭建學科與學科、基礎科學研究與應用科研以及校內與校外之間的聯絡合作渠道和平臺,進而組建成人才、資金、項目、設備四位一體的基礎科學研究創新基地,以實現互助互惠、資源共享、協同攻關、共同發展。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2018年04月10日 13版)

     
    ? 2016哈爾濱工程大學政策研究室
    地址:哈爾濱市南崗區南通大街145號 哈爾濱工程大學主樓 郵編:150001 電話:0451-82518347
    管理維護:政策研究室 技術支持:信息化處
    国产精品亚洲А∨天堂,国产av在线免播放观看,免费播放观看在线视频,超碰国产人人做人人爽,一本无码中文字幕高清在线